13580608899
律师介绍
    李嘉荣律师

    李嘉荣律师,广东省律师行业优秀党员律师,广东天量律师事务所核心成员。 办理成功案件: 1.吴某峰涉嫌百万合同诈骗案,获检察院不予起诉。 2.黎某华涉嫌百万受贿案,成功打掉其中的九十万,获从轻处理。 3.冼某涉嫌抢劫案,获检察院不予逮捕。 4.李某仪涉嫌套路诈骗案,获检察院不予逮捕。 5.林某涉嫌向多人行贿案,获法院判予缓刑。 6.莫某清涉嫌保险诈骗、行贿案,获法院判予缓刑。

    联系电话:13580608899
    专业领域:经济犯罪、诈骗犯罪
    办公地址: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七星街9号201

您现在的位置是:肇庆刑事律师 > 律师服务 > 诈骗犯罪 >

律师分享:2020年最新版合同诈骗罪无罪裁判理由

来源:xs.zqlvs.cn作者:肇庆刑事律师 时间:2020-03-22

  笔者曾于2019年6月8日发表了《最新版诈骗罪无罪辩护要点统计大全》和《最新版合同诈骗罪无罪辩护要点统计大全》两篇文章,于2019年7月15日发表了《最新版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无罪裁判理由统计大全(2019年上半年度)》一篇文章,上述文章统计了2019年上半年以前年度的关于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的无罪裁判理由和无罪辩护要点。本文将紧接前面三篇文章,对2019年下半年及2020年上半年合同诈骗罪的无罪裁判理由、无罪辩护要点进行统计、归纳。

  为此,笔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无讼案例、北大法宝等相关判例搜索平台,以“合同诈骗罪”“刑事”“无罪”“2019”“2020”等关键词进行检索,筛选出98份相关刑事判决书,并从中选取10个合同诈骗罪无罪案例,统计其无罪裁判理由、归纳无罪辩护要点,以供大家办案参考。 目录

  一、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二、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诈骗行为三、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行为人的行为与被害人处分财产的行为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四、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五、被告人与债权人之间是民间借贷关系,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基本特征 正文 一、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一:李成海合同诈骗、故意毁坏财物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9)黑0881刑初95号裁判理由: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被告人李成海借款理由系因种地等生产经营使用,借款后李成海将借款用于种地、购买农机具等使用,取得资金并不是非法取得,借款后被告人李成海与赵某1多次通过银行向黄某、邸某偿还借款,并且一直在履行中。被告人李成海2015年离开同江市时亦并未携带借资逃跑,并无隐匿行为,不属于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属于正常躲避债务行为。综上,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李成海对借款存在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故被告人李成海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案例二: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9)新2201刑初680号裁判理由:(一)关于被告人赵现彬是否实施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的行为。(1)起诉书指控,2012年4月8日,被告人赵现彬在与被害人邱某签订《吉泰矿业有限公司鱼峰山铁矿承包经营合同》时,隐瞒了吉泰公司因拖欠工程款而矿山停工、矿山上有其他施工队守护,邱某无法进场施工的事实。合同签订后至2012年5月24日,被告人赵现彬分四次收取被害人邱某人民币80万元。该起事实被害人邱某陈述,2012年3月,其与赵现彬、丁某去鱼峰山铁矿看矿时,矿山上两家施工队以赵现彬未付开采费用为由阻止邱某看矿。后邱某自己想办法看了矿。2012年4月8日,邱某与赵现彬签订《吉泰矿业公司鱼峰山铁矿承包经营合同书》,故在签订合同前邱某对矿山上有施工队守护,其无法进场施工的情况是知道的,赵现彬并未隐瞒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现彬隐瞒吉泰公司因拖欠工程款而矿山停工、矿山上有其他施工队守护,邱某无法进场施工的事实不能成立。(2)起诉书指控,2012年5月25日,被告人赵现彬与被害人邱某又签订吉泰矿业有限公司鱼峰山铁矿及哈密市合禾公司选矿厂转让《协议并承诺书》时,隐瞒了该两公司被抵押、其不拥有完全股权的事实。协议签订后至2012年6月2日,被告人赵现彬分四次收取被害人邱某人民币120万元。哈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管理档案显示,哈密市合禾矿业有限公司于2010年8月13日,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某。根据张某的证言证实,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赵现彬。2012年6月13日变更为袁某。吉泰公司由柴勇于2008年7月设立,2013年5月23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柴勇变更为袁某。赵现彬顺利将上述公司股权转让给袁某的事实能证实赵现彬是可以履行合同,是否有完全股权不影响公司的转让。关于抵押问题,邱某陈述其在签订《协议并承诺书》前与赵现彬一起去过银桥公司找李某1谈贷款一事,且其给周某说过此事。周某证实,合同签订好,还没有付款前,我和邱某就知道4400万元过桥资金、抵押这个事。赵现彬供述在谈贷款时,邱某知道抵押一事。邱某虽辩解,其当时喝酒胡说,但有其他证人证言印证邱某知道抵押一事,故对该事实予以确认。综上,公诉机关指控赵现彬隐瞒两公司被抵押的事实不能成立。(3)起诉书指控,2012年6月13日,被告人赵现彬与被害人邱某再次签订《哈密市合禾、昊龙矿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合同约定被告人赵现彬将哈密市合禾、昊龙矿业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被害人邱某。被告人赵现彬隐瞒了其于2012年5月28日将该两个公司其拥有的股权转让给第三人袁某的事实。6月13日后,被告人赵现彬又分三次继续收取被害人邱某人民币300万元。辩护人辩解,合同签订的时间为2012年5月25日。经查,邱某及证人周某均证实,合同实际签订的时间是2019年6月13日,是赵现彬要求将合同上的时间打印为2019年5月25日。《合禾、昊龙矿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中载明:乙方(邱某)于签署本合同3日内(即2012年6月15日前)向甲方(赵现彬)支付280万元……。按照该合同书面载明签署时间,合同签订后3日内应当是2012年5月28日。2012年5月25日前,邱某仅支付80万元,并非280万元,因此根据逻辑推理该合同实际签署时间是6月13日。周某向赵现彬打款的时间为2019年6月18日,故对合同实际签订时间应认定为2019年6月13日。2012年5月28日赵现彬与袁某签订转让协议后,其未向邱某告知此事,于同年6月13日又与邱某再次签订转让协议,并收取邱某280万元。对公诉机关指控赵现彬隐瞒该事实予以确认。辩护人辩解,合同签订的时间为2012年5月25日,不予采信。(二)关于被告人赵现彬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1)合同双方均不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被告人赵现彬与邱某签订《哈密市合禾、昊龙矿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中约定,转让款为7260万元,扣除邱某已付500万元,邱某还要支付6760万元。赵现彬同意以合禾、昊龙及吉泰公司资产抵押帮助邱某贷款。根据在案证据证实,在签订该合同之前,邱某已经知道合禾、昊龙、吉泰公司的资产已经抵押给银桥公司的事实,邱某应该清楚赵现彬不可能再用上述三公司再次进行抵押贷款的可能,而在无法还清银桥公司贷款的情况下,上述三公司不可能实现股权转让,其仍然与赵现彬签订合同,该合同无法履行双方均有一定的责任。(2)被告人赵现彬具有积极还款的行为。被告人赵现彬与邱某签订合同后,被告人赵现彬收取邱某280万元,在不能履行合同的情况下,赵现彬以吉泰公司的名义向邱某出具了收据,双方书面解除了合同。因邱某所出的资金中85万元系王某、任某、邓祖云及呼炎所出。2013年,赵现彬偿还王某178000元。2019年3月31日,赵现彬与邱某、胡传超达成还款协议,由赵现彬向胡传超归还赵现彬欠邱某的469万元。同时赵现彬在收款后也未逃匿,在邱某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时,也积极应诉。综上,被告人赵现彬客观上虽有隐瞒部分事实真相的行为,但其主观上并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故其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案例三:常州明珠稀土股份有限公司、宋某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案号:(2018)苏0413刑初420号裁判理由:(1)被告人宋某与夏某间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根据投资合作协议约定,夏某给付被告人宋某39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享有固定出资额9%的收益,其余收益或亏损均与夏某无关。后经夏某催要,被告人宋某归还人民币100万元。(2)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单位明珠公司与被害单位签订的购销合同,发生在被告单位明珠公司正常生产经营过程之中,且被告单位明珠公司在未能履行合同的情况下,自愿向被害单位瑞鑫公司承担补偿金人民币3万元,并归还被害单位瑞鑫公司人民币50万元。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明珠公司、被告人宋某具有非法占有主观故意的证据不足。 二、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诈骗行为案例:韩沙妮合同诈骗罪一案再审刑事判决书案号:(2019)冀刑再4号裁判理由:本院认为,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从本案庭审查明的事实看,原审被告人韩沙妮以桥西宏通电力工程队名义与水堪院签订包工包料施工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施工合同。韩沙妮履行合同的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其按照合同约定,包工包料对水堪院宿舍供电线路进行施工改造,韩沙妮并未将电业局提供的材料编入与水堪院签订的《供电线路改造工程合同书》预算内,也未无偿使用电业局免费提供的电力材料,不存在隐瞒真相,骗取、占有电业局电力材料款的情形;第二个阶段,韩沙妮施工完毕后,因未使用电业局提供的电力材料,不符合电业局要求,电力部门拒绝验收,遂通过杨某协调,向电业局交纳84500元安装费,拆掉韩沙妮自行购置的材料改用电业局提供的材料重新安装后通过电业局验收。其按照电力部门的要求返工后,也未再向水堪院另行收取施工费用。从上述施工过程看,韩沙妮所收取的水堪院施工款,系其依照合同约定应当收得的合同对价,其不存在故意隐瞒“一户一表”电网改造工程中原材料由电业局无偿提供,并非法占有265438元免费电料款的情形。故,原审判决认定韩沙妮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三、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行为人的行为与被害人处分财产的行为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案例:李江林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案号:(2019)新2801刑初682号裁判理由:关于指控的第三起犯罪事实,首先,25万元的用途是借款还是购房款。陈某陈述李江林向其借款5万元,钱还不上就给房,李江林未还款后其找李江林要房,李江林给其房30万元并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其又支付购房款20.5万元,其让李江林打借条,如果拿不上房子,还有借条;李江林供述25万元是借款,两套房屋是担保。对此陈某的陈述与李江林的供述不一致。同时借条和商品房买卖合同均独立,不能反映商品房买卖合同是为借款提供担保。由此本起事实中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反映的是买卖合同的关系还是担保借款的关系并不明确。其次,虽然李江林向陈某隐瞒广安滨湖花园8-2-901室房屋已经出售的事实,但该房屋并未进行所有权属登记,同时8-3-1501室房屋确系广安公司给李江林的抵账房且案发时未出售,李江林也并未逃匿,故不能认定李江林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第三,陈某陈述让李江林出借条是防止拿不上房子后可以以借条起诉,故不能认定陈某是陷入错误认识后做出的财产处分行为。综上,指控李江林犯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规定,对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应当按照审理认定的罪名作出有罪判决。 四、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案例一:张友福集资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9)浙1081刑初531号

  裁判理由:现有证据难以证实被告人张友福向某公司、天誉公司虚假宣传公司经营项目和经营情况从而签订合同,也无法证实被告人张友福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产生了非法占有的故意。

  案例二:黄建辉合同诈骗、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一审刑事判决书案号:(2019)黔0321刑初337号裁判理由:汛飞公司与荣某房开公司就“零首付”售房是达成合意的,且“零首付”并不能作为成立犯罪的条件,被告人黄建辉并没有虚假宣传,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没有诈骗的手段,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建辉犯合同诈骗罪,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肇庆刑事律师谈:诈骗类犯罪因果